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融资

历时18年,他状告国税局终胜诉

发布时间: 2020-09-16

2015年11月5日,河北省曲阳县孝木乡李家洼村,年近70岁的杨军校,手捧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曲阳县国家税务局扣押的终审行政判决书,激动的泪流满面……

从1998年11月8日,杨军校的解放142全挂车及23吨煤被曲阳县国税局以未缴纳税款为由扣押至今。杨军校以国税局违法扣车向曲阳县人民法院起诉,后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至2015年11月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历经18年。

运输途中车被扣

据杨军校说,曲阳县养车的成千上万户,仅他们村就有30多户,为什么税务局要单独扣押他的车和煤,实属事出有因。

杨军校称,曲阳县国税局所属党城所所长陈文胜,因醉驾追尾他的142大货车,交警队认定陈文胜负全责,损失自负。但陈不甘心,想让杨军校进行赔偿。就此,杨坚决不同意。

于是,1998年11月8日陈文胜等人趁天黑,在曲阳县城北环路上,强行暴力拦截扣押他的解放142全挂车和随车煤炭23.5吨。

杨军校不服,便向曲阳县人民法院起诉。一审法院判决维持了税务部门的扣押行为。杨军校不服判,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中院于1999年12月7日做出判决,认为税务部门扣押行为适用法律错误,理据不足,予以撤销。

官司胜诉车再被扣

没想到,判决不久,国税局又于2000年6月9日以同一事实和理由做出了继续扣押。

2000年6月,杨军校又向曲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于2000年10月12日做出判决,维持国税局的扣押行为。之后,杨再次向保定中院上诉,中院予以维持。

期间,在诉讼过程中,国税局以涉嫌偷税罪将其告到曲阳县公安局。1999年1月13日,杨被刑事拘留。但后经调查,证据不足,遂撤销案件。为此,杨军校在看守所待了 33天。

对保定中院的判决不服,杨军校遂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高院予以维持。

高院再判撤销扣车

杨军校坚信这纯属于打击报复。坚决不服判,于是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2014年4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曲阳县国税局为执行24514.99元增值税款和滞纳金,强制扣押了杨军校正在营运中的解放142汽车主挂车及随车煤炭23吨,长期未依法处理。故而,指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

2015年11月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冀行再终字第14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曲阳县国税局的扣押。

公办?还是私仇?

是否如杨军校所称系曲阳县国税局人员故意报复他?国税局为何要扣押杨军校的大货车和煤炭?扣押的大货车和煤炭又是如何处理的?

《法制日报》曾以《突然催缴增值税 扣车扣煤到如今》为题进行过采访报道。据该报记者孙继斌采访时任国税所所长的陈文胜和国税局副局长李开勋,两人否认是出于报复,是杨军校运输煤炭存在销售煤炭行为,系混合销售行为,属于增值税纳税义务人。

当记者问,全县那么多运煤的车,为何单单要征收杨军校的税,他们未置可否。

大货车和煤炭至今仍被扣押。

官司胜诉索赔难

杨军校说,1997年他东挪西凑及借民间高利贷,花14万多元新购的解放142全挂汽车,现已因扣押成了一堆废铁。车辆被非法扣押后,切断了他一家人的生活来源。

在长达17年的诉讼维权过程中,靠亲朋接济和乞讨维持生计。为了讨个说法,他一家人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失。而同年代一起跑大货车的人家,如今大都盖起了二层楼房。

2016年1月8日,杨军校开始申请行政赔偿,主张车辆损失10万元、煤炭损失7000余元及营运损失150多万元。

2016年10月24日,唐县人民法院(异地审理)审理后认为,杨军校不能证明已经向国税部门先行提出赔偿,径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不符合起诉条件。裁定驳回杨军校起诉。

专家说法

“有侵害就有赔偿”,这是国际法律准则。“民告官”常常是胜诉难,索赔更难。官司胜诉体现的是法律的公平,而获得赔偿则属法律正义。公平与正义是法律价值的应有之义,也是法律所追求的永恒主题。有公平而无正义,会促使违法行政成本低廉,起不到对公民的保护和对执法机关的警示作用。更会打击公民对法治的信心,而公民对法治的信心才是社会主义法治的基石。

上一篇: 国税函[2007]602号 关于外商投资经营天然气项目享受生产性企业有关问题的通知

下一篇: 垂直管理模式合理避税要慎重

Copyright © 2012-2020(www.subvalue.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