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油资讯

“离谱式收购”暴露上市公司当下危机华丽家族经营现状堪比累卵

发布时间: 2020-10-21

随着华丽家族“离谱”的地产物业收购交易遭到上交所问询,这场喊了四年的“去地产化”运动,最终在一系列轰轰烈烈的概念炒作失败后宣告结束

值得玩味的是,有着“故事大王”之称的华丽家族,在房地产业务沉浮后,曾欲借助私募大佬徐翔,通过“剥离地产”炒作热门题材模式,助推股价飙升并从中牟利;其涉足的热门题材囊获石墨烯、临近空间飞行器、智能机器人、金融期货、生物医药等数个概念 

尽管数年已逝,这些资产犹如“烫手山芋般”“被剥离、被甩卖以解上市公司经营之忧甚至公司大股东南江集团亦陷入资金补偿之困面对岌岌可危的经营现状与难以确定的国内地产市场当前的华丽家族经营现状堪比累卵



去”地产化战略

2018年11月30日,华丽家族收到上交所下发的一纸《问询函》,问询内容涉及“上市公司拟支付8440.31万元现金,溢价购买南江集团持有的上海地福物业100%股权资金,”要其解释资金来源及上市公司影响。

虽然华丽家族并未对此作出回复,但该收购或已处于腰斩状态。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上海地福物业净资产为2538.18万元,华丽家族的评估价值为8440.31万元,増值率达到惊人的232.53%。外界颇感疑惑的是,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地福营业收入分别实现1963.6万元、1158.1万元,净利润仅有35.6万、38.55万。较低的营收及利润与超高的收购价相比显然并不相符


看似非理性,但该笔交易实则意味深远;根据盎司财经调查:由于上海地福为南江集团独资子公司,南江集团亦为华丽家族第一大股东;通过解构观察,该交易行为只是大股东“左手倒右手的利益输送罢了。然而此笔收购意在进一步夯实上市公司房地产相关业务却与公司此前制定的“去地产化”发展战略背道而驰

资料显示,华丽家族前身是位于福建福州的宏智科技,2002年在上交所正式登陆;2008年南江集团完成对其重组后正式入主意在打造以房地产为主业的营收体系;然而,华丽家族的房地产业务发展却颇为曲折

相关财报数据显示:特别是2012年至2014年期间,华丽家族实现净利润由2011年的5.98亿,回落至3544万、2273万、1982万连续三年出现下滑,2013年2014年华丽家族扣非净利润仅为369万、956万究其原因主要为公司房地产业务发展面临发展困境

痛定思痛华丽家族2014年伊始,正式展开“去地产化”行动。尤其是2014年11月,华丽家族曾对外公告称将原有的包括房地产开发经营在内的经营范围,更改为股权投资、实业投资、投资咨询及管理。然而,盎司财经调查发现,至2018年筹划“去地产化”四年时间,华丽家族业务仍房地产维系;目前,公司地产业务主要布局区域为上海及苏州包括上海汇景天地项目、苏州太湖上景花园项目。

与2014年“去地产化”时颇为相似的是,上市公司营收仍属差强人意。华丽家族中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4亿,净利润仅为1139万元,同比下降超过八成其中,华丽家族房地产项目实现销售收入1.87亿元,占据上市公司当营收近九成。对此,上市公司对外解释称营收大降原因,仍为建设交房周期结转销售面积减少所致。

似乎,理想是颇为丰满的,但现实却又很伤感;“难去”的地产化似乎已经彻底沦为华丽家族“去只可惜食则无味”的鸡肋,然在,在一系列热点概念炒作面前,“再地产化”似乎已变成上市公司最后的“遮羞布”。

 

热门题材沦为“炒作工具”

 

这一切均始于华丽家族对于热门题材的追逐与利用;甚至将私募大佬徐翔也纳入到这一计划中为了迎合资本市场,上市公司涉足领域曾囊获数个市场热门概念,并欲再寻借有利时机寻求套现然而,从结果来看,上市公司仅沦为“炒作工具”。

自南江集团入主华丽家族伊始,上市公司便有意无意开始染指各类“市场热点”;从乙肝疫苗、石墨烯、海外矿产等等,华丽家族均有涉猎;随着市值的膨胀,期间亦伴随着南江集团的大幅减持。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3年,包括大股东南江集团、一致行动人及其数位前高管套现超过36亿元,持股比例已降至6.5%,虽然自2015年一季报又升至7.12%至今。但是,华丽家族的股价亦从最高时的14.57元/股,一路重挫至最低3.87元/股。

或许,正是基于对于“概念炒作”的相同偏好,触发了华丽家族与私募大佬徐翔的多年联姻。早在2010年,华丽家族就曾与泽熙“擦出火花”,2010年第四季度,徐翔执掌的泽熙瑞金1号就曾染指华丽家族,持有后者263.68万股,并一度位列十大流通股东第五位。2012年3月,泽熙投资再度购入华丽家族1.75亿股,购入股份资金高达8亿元,两次的入股后均逐步获利离场。

事后分析,泽熙的两次入场出场时点,与华丽家族股价的暴涨及大股东的高位减持存在某种契合。尝到甜头的泽熙于2014年9月再度“轻车熟路”的入主华丽家族,与前两次“玩票”存在区别的是,泽熙通过定增一举成为华丽家族第二大股东,并持有上市公司5.62%的股份至今。与泽熙入主一同映入眼帘的是,华丽家族一系列收购案的接踵而至;其投资领域涉及机器人、石墨烯、临空飞行器、石墨烯等数个“热门概念”;加上上市公司此前持有的华泰长城期货40%股权,彼时的华丽家族重新回到A股市场的“舞台中心”。

伴随着盲目的大举并购和不断的概念炒作,华丽家族公司自复牌之后股价节节攀升。受益并购带来的利好刺激,上市公司股价曾上演一个月内暴涨5倍的神话,股价最高曾达到近31元/股,甚至“国家队”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与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亦被“忽悠”其中。

虽然华丽家族曾对外声称“在科技和金融领域进行合理布局,是为公司的发展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但从结果分析,跨界更多体现在对于资本市场的迎合而非业务本身。

2017年华丽家族年报显示,此前并购的部分资产经营并不成功;杭州南江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仅1311万元,净利润亏损2696万元;北京南江空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0元,净利润亏损1146万元。涉及石墨烯项目的重庆墨希、宁波墨西项目净利润亏损为1971万、1489万;此外,华丽家族2017年年报显示,华丽家族自筹7.5亿资金购入的墨稀控股,近3年累计实现净利润为负9565.18万元,较南江集团此前承诺业绩差约1.7亿元。


2018年上市公司中报数据披露,杭州南江机器人净利润亏损877万元;重庆墨希、宁波墨西项目净利润亏损为1289万、860万;唯有北京南江空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现扭亏为盈,然而净利润仅为可怜的144万元。受此影响,华丽家族的“培育新利润增长点”计划均以失败告终,在喧嚣过后华丽家族股价亦从2015年最高时的30.93元/股,一路重挫至2018年10月19日的最低2.88元/股,跌幅超过惊人的九成。

 

资产甩卖牵出经营之忧”

 

羸弱上市公司业绩伴随着连连下挫的股价,已令经营凋敝的华丽家族不堪重负,其资产犹如“烫手山芋”,亦被沦为被甩卖的对象,以解上市公司经营之忧甚至公司大股东南江集团亦陷入资金补偿之困无法自拔

2015年5月5日,华丽家族及其全资子公司华丽创投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南江集团及南江集团子公司西藏南江签署附生效条件的转让协议,华丽家族与及其全资子华丽创投共以7.5亿元收购南江集团旗下资产墨烯控股100%的股份。彼时,南江集团曾承诺,墨烯控股2015~2017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7411万元;如果承诺业绩未实现,则进行资金补偿。

墨烯控股主要是依托宁波墨西科技和重庆墨希两个载体从事石墨烯的研发、 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相关财报数据显示,主营为石墨烯的墨烯控股近3年累计实现净利润为负9565.18万元,较南江集团此前承诺业绩差近1.7亿元。由于业绩承诺未达标,南江集团不得不年底前向上市公司支付业绩补偿款1.19亿坊间传言,华丽家族高溢价接盘上海地福资产,亦有为大股东缓解资金压力意图

在此之前,华丽家族在回复上交所一则“问询函”时曾提到,“重庆墨希曾连续三年半亏损,未来还将面临“新增投资资金对研发成果的转化存有不确定性、产业化进程缓慢,经营业绩或不达预期”等多重风险;”从目前来看,快速剥离和甩卖亏损资产,仍为“快速止损”的最有效方案。

尽管,随着恒大子公司恒大科技此前对于重庆墨希的收购;相关机构测算,从恒大方面认购重庆墨希本次增资中的新增注册资本计算,预计将为华丽家族创造1.38亿元—1.77亿元的净利润,以缓解上市公司部分的经营压力。




然而,华丽家族的现金流难言乐观。据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账面资金仅为5.34亿元,但长期借款高达12.28亿元较期初6.3亿元增加近一倍。此外,截至2018年中报数据,华丽家族最大股东南江集团所持1.14亿股已遭全部质押;伴随着大幅下挫的股价,一旦公司股价跌至平仓线,将面临股权被平仓风险,甚至可能导致实控人变更。

除此之外,当前国内房地产形势仍存在太多不确定性,特别是上海与环沪的苏州,无论是地产限购政策还是银行贷款方面均面临较大调控压力与未知因素,寄望重构公司房地产业务的华丽家族恐将持续面临主营发展困局,从当前公司发展现状及一系列的风险传递观察,华丽家族经营现状堪比累卵。

上一篇: 大数据报告:外卖盛行催生新夜市线上崛起 广州夜宵订单增长近4成

下一篇: 外籍个人每年往返公司路费税务处理?

Copyright © 2012-2020(www.subvalue.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