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研究

省内专家为农户支招:胡萝卜产业可以更红火

发布时间: 2020-11-21

  ­种子难题有待破局

  ­在现场会上,胡萝卜种植农户们反映最多的问题就是种子的畸形高价。晋江6万亩的胡萝卜种植面积中,有80%种的都是从日本进口的“坂田七寸”。然而,一罐10万粒的种子,2002年的售价是480元,到2012年最高涨到1.3万元。

  ­据业内人士介绍,香港和大陆经销“坂田七寸”种子的企业原来有3家,之后,它们达成协议,由1家垄断,并由其向另两家支付退出市场的补偿费。

  ­种植大户、晋江市水果与蔬菜协会会长黄清仪指出,现在农户种1亩胡萝卜,种子成本占了总成本的1/3。约在2010年,“坂田七寸”胡萝卜种子卖到1.2万元一罐,厦门市政府出面干预,每户农户以5000多元的价格“领”到一罐。“能不能由省级政府部门出面干预,引进国外种子经销商直接到国内设销售点?或与形成垄断的国内种子经销商形成对话渠道?能不能像成品油买卖那样设立价格补贴?甚至研发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替代品?”

  ­《福建农业》主编黄跃东表示:“种子的自主开发一般需要较长的周期,期待马上解决问题并不现实。种子价格的合理化、规范化,是顶层设计的问题,要在政策制定上破解。据了解,2014年中国农作物种子进口43亿美元,比1995年增加10倍。种子问题是我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要批量解决的问题。”

  ­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博士陈锦泉认为,政府干预种子价格无法常态化。要与高校和科研院所形成对接,及时跟进种子研发的新进展。

  ­当专家提到品种替代问题时,黄清仪说,他已尝试小规模种植水果胡萝卜,加工后的收购批发价为每吨4万多元,每200克在香港零售市场可卖到30多元港币。

  ­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专家们认为,需要培育和引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才能从根本上改变晋江胡萝卜产业的产销现状。

  ­销售受制于人怎么办?

  ­种植大户姚文献介绍,晋江本地只有3至4户种植大户在国内市场掌握销售主动权,另有十几家省外经销商到此收购卖往国内市场,其余无论是内销还是外销,全部依赖厦门同安商人。

  ­晋江市农业局局长李友加指出,农业经理人队伍在晋江还十分薄弱。今年晋江的扶农政策也增加鼓励发展农业中介组织的内容。当地鼓励农户组织外贸销售公司,或与现有的销售渠道对接,发展壮大本地的销售队伍。

  ­种植大户蔡錶文认为,晋江的华侨资源非常丰富,若农户能获得出口权,前景十分看好。

  ­黄跃东表示,要鼓励新农人和“城归”队伍的培育,鼓励跨地区的合作社联合,进行产业链上的分工协作,合理分布产业链的利益。

  ­如何分工协作?

  ­福建农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王文烂认为,农村产业深度升级需要多元主体共同参与,主体要靠政府,但不能单靠政府,要形成合力。要利用好有关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培育的扶持政策,扶持培育经营性服务组织,建设一批集收储、加工、保鲜、冷藏、配送、销售、信息等生产性服务于一体的产业综合服务实体,形成既分工又合作的经营体系。

  ­王文烂还补充强调,要鼓励懂经营、懂销售的农户与高校、科研机构形成沟通、对接的机制。

  ­期待深度升级

  ­“改变埋头苦种”在现场会上出现最频。

  ­品牌影响力如何提高?

  ­王文烂认为,要支持以地方优势企业和行业协会为依托打造区域特色品牌,做好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和农产品地理标志的“三品一标”认证工作。

  ­《福建农业》编辑部主任陈德好强调,晋江胡萝卜从业者要争取成为行业或地方胡萝卜产业标准的制定者,实现全产业链的标准化生产,掌握行业话语权、生产主动权。

  ­李友加介绍,晋江市农业局正着手进行晋江胡萝卜公共品牌的创建。

  ­配套设施难题如何解决?

  ­李友加介绍,该市胡萝卜年产量42万吨,可冷库只有1万立方米。今年,晋江在修订扶农政策时,增加了引导、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抱团修冷库的内容,它们可为中小农户提供转租服务。

  ­王文烂说,晋江正在进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建设用地指标的难题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应利用福建省加强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的政策,推动大中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建设。

  ­产业集聚是这次头脑风暴的亮点。

  ­王文烂建议,要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统筹布局生产、加工、物流、研发、示范、服务等功能板块,吸引龙头企业和科研机构建设运营产业园,开展种子资源创新、精深加工、现代营销,带动专业化、标准化、集约化生产,推动产业全环节升级、全链条增值。

  ­在休闲农业方面,黄跃东等专家建议,推进胡萝卜产业与旅游、教育、文化、康养等产业的深度融合,打造胡萝卜小镇。

  ­李友加介绍,当地致力于打造2万亩的胡萝卜生态产业园,打造4条贯穿14个共8.1万亩田园风光片区的休闲绿道,打造田园综合体。

  ­深加工的前景被看好。

  ­陈锦泉表示,晋江的食品加工产业十分发达,很多企业都内设科研点,胡萝卜从业者可以对接。

  ­福建闽绿农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潘翔认为,晋江有伴手礼协会,可开发胡萝卜伴手礼产品。

  ­种植大户李燕蚶介绍说,他们正在试验开发胡萝卜酒、胡萝卜干。

  ­泉州市农业局副局长陈振荣提醒,可开发胡萝卜素保健产品。

  ­福建省创新食品工业研究所所长陈宗忠介绍,研究所已开发出果脯、果糕、营养粉和果汁果冻等深加工产品。资金、技术的门槛都不高,电商、伴手礼等渠道都可以开发。

  ­黄跃东等专家还强调,要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及国家战略,拓展海外市场。支持企业开展跨国经营,建立境外生产基地和加工、仓储物流设施。设立科研基金,跟科研院所对接。建立人才培养、培训机制,吸引加工、营销人才。

  ­前景可期的农村金融

  ­农村金融贵、难问题普遍存在,民营经济重镇晋江有何作为空间?

  ­李友加介绍,2015年,晋江设立1000万元的农业风险补偿基金,延续农业贷款贴息。今年,晋江已批准成立本级的农业信贷担保公司。近日,邮政储蓄银行、福建省农业信贷担保公司将与晋江签订三方协议,引入福建省农业信贷担保公司为晋江农户做担保,以贴息贷款为突破口。

  ­陈锦泉指出,各级政府出台的支农惠农政策,不少是在金融上支持农村产业深度升级的,且每一级政府都设有政策督察的岗位,但农户缺乏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可由本地的蔬菜协会充当中介。

  ­不少农户提到农业保险难的问题。

  ­王文烂指出,农业保险是公益性的政策保险,商业保险公司积极性不高。他建议,建立专门的政策性保险机构,效仿国外进行政府补贴。省级、地方政府正在做农业补贴制度的改革,值得期待。

  ­对于农民合作金融,专家也给出意见。

  ­福建农林大学乡村建设与社区营造研究中心副主任邱建生认为,应鼓励发展农民合作金融,并以此为龙头解决农民融资难问题。他认为,现在对政策性金融的关注很多,但对民间自身力量重视不够。晋江民间资本十分发达,在农民合作社内实现会员间的资金互助,建立“农民银行”,对缓解资金难题事半功倍,又可以资金为纽带,实现各方主体的各种战略资源的融合。从福建爱故乡合作金融推广中心在南安市向阳乡等地建立的2家“农民银行”的实践来看,风险是可控的。我省应在政策上为“农民银行”的发展清障。(福建日报记者 陈尹荔 王敏霞 通讯员 蔡章棣 林英泼)

上一篇: 提醒鞍山市民:2017春运方案公布 购票环节减少验证码

下一篇: 外籍个人每年往返公司路费税务处理?

Copyright © 2012-2020(www.subvalue.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